董克用两会建言:全面发力建立多支柱养老体系 提高养老保险最低缴费年限至20年或25年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17日
       北京报道, 改革开放以来, 我国养老金制度发展迅速, 初步建立了覆盖面广、多方参与的规模庞大、复杂多层次的养老金体系结构。 取得了显著成绩。 但总体而言, 我国的养老金制度仍面临一系列挑战, 特别是在人口老龄化风险加剧的背景下, 我国养老金制度面临的最突出挑战是结构性失衡, 基本养老保险制度是一个独立的大、 补充养老金制度进展缓慢。 对此, 中国养老金融50人论坛秘书长、中国人民大学教授董克勇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养老金制度改革既包括参数化改革, 也包括结构性改革。 我国的参数化改革一直无法解决养老金制度的长期可持续性问题。 深入开展养老金二、三支柱体制改革, 是我国养老金制度改革的重要路径。 应对老龄化的“他山之石” 从发达国家的改革实践来看, 要建立公平、高效、能够应对老龄化挑战的养老体系, 需要重塑多方责任共担 由国家、社会和个人。 社会保险的理念建立了多支柱的养老体系。 数据显示, 经合组织国家相继建立了多支柱养老金体系, 从其发展经验来看, 体现雇主和个人责任的二、三支柱养老金体系正在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董克勇表示, 虽然不同国家对不同支柱的定义并不完全一致, 但核心概念可以分为三大支柱, 目的是合理分担国家、单位和个人的养老责任。 核心要点如下: 第一个支柱是公共养老金。
        该计划通常由政府立法强制执行并承担最终责任, 旨在为退休人员提供基本的养老保障。 该计划一般采用现收现付模式, 由当前的工作一代通过税收或缴费方式提供资金, 并支付退休一代的费用。 养老金福利, 反映了不同年龄层的社会再分配。 在我国, 公共养老金计划的第一支柱包括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和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制度。 第二个支柱是职业养老金计划, 由国家提供一定的税收优惠, 是雇主主导的养老金计划。 这个计划鼓励大家在工作阶段不断积累。 用人单位匹配一定比例的资金, 将这些资金投入, 实现保值。 增值, 对养老金起到补充作用, 体现单位和个人养老金的责任。 该计划一般采用全额积累制, 养老金来源由参保人在工作期间的缴费和投资收益形成。 退休后福利的高低取决于工作期间的养老金缴费和投资收益, 体现了劳动者一生收入平稳的原则。 是应对人口老龄化的重要制度安排。 我国第二支柱职业年金制度包括企业年金和职业年金两部分。 其中, 企业年金制度的对象是企业的员工。主要目的是为员工提供一定程度的退休生活保障, 提高员工的退休生活水平。 职业年金制度的对象是机关事业单位的工作人员, 是参加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的强制方式, 旨在提高退休生活保障水平。
        第三支柱是个人养老金计划, 它采用完全积累制, 个人自愿缴费, 国家给予税收优惠, 体现个人养老责任。 该制度有两个目标, 一是为没有职业养老金的劳动者提供积累养老金的机会, 二是为希望获得更多老年收入的人提供更多的养老金积累渠道。 我国养老金制度改革和完善提出的三大支柱发展不平衡, 是我国养老金制度面临的长期战略问题。 对此, 董克勇建议从政策层面改革完善我国的养老金制度。 具体可以从提高养老保险整体水平、适当延长养老金支付期限、适时延后足额领取养老金年龄等多方面努力。 一、加快全国基本养老保险统筹规划, 解决区域发展不平衡问题。 在基本养老保险尚未实现全国统筹的情况下, 由于不同地区人口年龄结构、老年人口抚养比、退休人员历史负担等存在显着差异, 区域分割与 统筹规划导致了不同地区养老保险的实际缴费负担。 余额的重要性参差不齐, 资金余额难以统一调整和使用, 个人账户形成“空账”, 违反了公平竞争的机会。 社会保障体系。 因此, 提高养老保险整体水平, 从国家层面从顶层设计养老保险, 有利于解决现有社会保障分工阻碍劳动力流动的问题, 促进制度公平发展。 社会保障收支失衡格局。 2.适当延长养老金支付期限, 增强制度的可持续性。 目前我国基本养老保险是强制性的, 但由于法定最低缴费年限为15年, 难以避免被保险人达到法定最低缴费年限后停止缴费。 尤其是在人均预期寿命提高、实际工作年限增加的背景下, 目前15年的法定最低缴费期限过低, 将严重削弱参保人的缴费积极性, 不仅不利于养老金资产的积累, 但也不利于系统的可持续发展。 从国际经验看, 发达国家领取全额养老金的条件远高于我国。 一方面, 最低还款期较长。 法国和德国分别有40多年的历史。 其他国家如英国、西班牙、日本等。
       国家养老金的最低缴费年限大多为20年以上。 为满足延长平均寿命和保障职工退休后生活的需要, 建议适时提高基本养老保险最低缴费年限至20年或25年, 并实现与职工社会保障水平的动态调整。 平均预期寿命的增加。 3.适时推迟全额养老金年龄,

缓解养老金支付压力。 在人口老龄化加剧的背景下, 领取养老金的人数不断增加, 然而, 支付养老金的人数却在日益减少,

这导致我国的养老金压力越来越大。 其中, 适时推迟退休年龄是缓解养老金支付压力的重要举措。 大多数发达国家采取循序渐进的方式来推迟退休年龄。 尽管关于推迟退休年龄或推迟领取养老金的年龄还存在诸多争议, 但推迟退休是适应我国经济社会发展需要、有效应对人口老龄化的必由之路。 4.完善养老金投资体系, 确保养老金保值增值。 重构养老金三支柱体系的重要前提是必须完善我国的养老金投资体系。 第二、第三支柱充分积累, 要确保养老金在安全的前提下保值增值。 经过多年发展, 我国资本市场基本具备养老投资升值的客观条件。 同时, 要明确投资范围和投资比例, 加强资金审计监督, 营造良好的养老金投资环境, 提高养老金保值增值能力, 缓解 减轻养老金支付压力, 提高养老金待遇的充足性。 . 5.继续推进第二支柱建设。 在完善第一支柱养老金制度的基础上,

逐步加强税收优惠等政策支持, 考虑以准强制方式完善企业年金制度。 事业单位事业单位职业年金、虚账或者虚实结合的事业单位, 要尽快开展实账管理, 加强投入和监管, 确保职业年金保值增值 在制度设计上, 更好地提高养老金水平。 6、在完善第三支柱试点的基础上, 按时全面落实原第三支柱计划。 为鼓励个人为退休储蓄更多, 减轻国家未来的养老金负担,

政府可以提供税收优惠或财政补贴。